广告发布联系QQ:2806149615

新常态下如何冲破折叠?-凯恩股份股票

股票行情分析 股票行情分析 11月07日 12:24

10月18日,在深圳举行的“Q Business! 2019嘉宾大学年度峰会”上,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、如是资本创始合伙人管清友在现场回答首席提问官吴婷的提问时,分析了中美贸易战背景下的经济发展与科技创新阻力,并提出了“突破折叠”的全新观点。

在管清友看来,从企业角度来讲,站在未来看今天,大部分企业都需要冲破折叠。无论是作为企业家还是投资者,当在面对新需求、新问题、新挑战的时候,都需要不断革新自己,通过学习、应变提升自己,突破折叠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人们常说“稳如泰山”,可“稳”本身是一种需要提防的状态吗?经济学家、如是金融研究院创始人、《新常态经济》作者管清友对于“新常态”有非常鲜明的观点。他提出,大多数国家在经济增速换挡时都会进入相对“稳态”,如果长时间在平台期徘徊,会带来诸多问题,日本和阿根廷、巴西、智利等拉美国家便是典型案例。

当在面对美国的施压时,中国经济是否需要担心“平台期”问题?10月18日,在深圳举行的“Q Business! 2019嘉宾大学年度峰会”上,管清友在现场回答首席提问官吴婷的提问时,分析了中美贸易战背景下的经济发展与科技创新阻力,并提出了“突破折叠”的全新观点。

从增量经济迈入存量经济时代,许多行业的增长开始明显放缓。于是,创投圈也陷入“两难”的困境——一方面是PE/VC机构和企业的募资难、融资难,另一方面则是私募股权市场优质标的难寻。无论是对于投资机构还是创业者,都期望打破当下僵局。

从全球的发展历程来看,高速增长的经济体普遍经历了减速的过程,这几乎成了一个自然规律,就像汽车高速跑了很久以后总要慢慢减速,慢慢降温。从美国、日本、韩国、泰国、马来西亚、中国台湾等国家、地区的发展历程来看,全球经济减速期平均时间为20年,最终稳定在3%左右。中国经济增速从2008年步入换挡期,目前刚刚走过了十年,GDP增速从高点14.2%下降到了6.3%。诸多经济学家认为,还会有十年左右的减速期。

即使是在此前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增长极移动互联网领域,活跃用户增速的放缓也让人感到忧虑。据第三方数据机构QuestMobile发布的《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春季大报告》,今年3月,中国移动互联网月活跃用户(MAU)规模11.38亿,同比增速3.9%,这是该数据首次跌至4%以下。同样,人均单日使用时长增幅也在收窄。尽管仍然有大批领军企业和初创公司在挖空心思寻找突破口,但资本颇有噤若寒蝉之意。

今年5月,一度停火的中美贸易摩擦再度升级,经济再度承压。一些此前被掩盖的金融风险开始释放,包商银行因出现严重信用风险被央行、银保监会接管一年,成为历史上首个被监管机构接管的商业银行,也是继安邦被接管后的又一金融机构。上交所唯一上市信托公司安信信托被上交所问询,超过100亿未能按期兑付,诺亚财富34亿踩雷承兴国际事件,金融出清开始蔓延到一些头部级别的金融机构。

管清友把这些变化称为“金融大出清”,“幸运的是,这场金融大出清已经过半,而我们还没有失守系统性风险的底线”。他认为,中国经济依然有很多好牌可以打,我们虽然做好了最坏的准备,但依然可以去争取最好的结果。在存量市场上,依然存在增量崛起的机会,在小众细分的赛道中抢占先机,有可能独享冒险的奖赏,比如银色产业(养老)、绿色产业(垃圾分类)、红色产业(监管科技)等等。

新常态下如何冲破折叠?

首席提问官吴婷提问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、如是资本创始合伙人管清友

● 【提问管清友

吴婷:

每一个经济周期中,无论是用宏观经济的全局视野,还是以期达到微观经济的见微知著,他都作为一名清醒者与警醒者去不断寻求每一个经济现象下“对且有用”的研究。他是一位“穿越经济周期求是者”,也是一位亲行者,努力去寻求每一个经济现象下企业的机遇,他就是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、如是资本创始合伙人管清友教授。

前不久,刘鹤副总理和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了一场艰巨而复杂的谈判,达成了关于货币、关税等问题的口头协议。贸易战接近结束了吗?特朗普亲口说“接近了”。您有没有关注这场谈判的细节?认为贸易战接近结束了吗?

管清友:从今天(10月18日)上午刚刚公布的数据,我们看到三季度的经济增长数据是6.0,这是有点低于预期的,也创下了2009年又一次新低,这种影响还会继续发酵。

短期来看,我相信会有更多的承诺。真诚而有效的谈判之于中美两国的贸易战,我相信会打打谈谈,很难说一次就解决所有的问题。所以我们不妨等等看,但是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,比如说贸易战对于资本市场流动性的影响等。

吴婷:在这样的背景下,一年之后的科技经济会受到什么影响,会形成什么样的新局面?

管清友:我认为在特朗普第二任选举之前,会有更多的成果达成。在智利峰会以后,中美两国元首会有更多阶段性的成果。

我自己不是特别希望特朗普连任,但是他要是连任了,我们也没有办法。以我对特朗普的理解和了解,他的变化还是挺多的。我听和他做过生意的企业家讲过一件事,和他做十几年的生意,打了四年多的官司,他有点儿变化太快,比如说上午达成了协议,但是下午又变了。

新常态下如何冲破折叠?

吴婷:中国改革开放已经40年,一切都在迅猛增长。今天我们达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,一切所取得的进步都是让人欣慰的,所以我们也看到,大众都前所未有地爱国,因为内心真的是骄傲。但现实是,我们处在发展新常态,经济下行压力大,外部甚至更多在施压。您说过我们要“冲破折叠”。那么,什么叫“冲破折叠”?

管清友:“折叠”这个词最早是一本小说里面提到的,我自己把“折叠”定义为一个企业、一个地区、一个投资人或者是一个创业者,陷入某一种稳态,向下的可能性就大,向上冲破的概率更小,我把这种状态叫做折叠。今天在座的各位,包括线上的观众,其实可能每一个人,大家在企业的发展阶段都有过这种状态。

吴婷:我们应该不断寻找自己的折叠状态,这样才有冲破的机会。

管清友:创业也好,投资也好,其实有一个好处,我觉得给大家最大的好处是你能够永远在面对新需求、新问题、新挑战,你永远在不断地革新自己,永远通过学习、应变提升自己,我觉得这是很好的状态。

吴婷:您通过研究各国的金融和经济,他们是否有遇到折叠的情况?他们在努力冲破的过程当中,有哪些历史经验是值得我们去学习和借鉴的?

管清友:通过研究下来的结论来看,无论是企业的经验教训,还是国家的经验教训,我最后得出的结论相对有点悲观——突破折叠的人是很少的。古今中外的企业家,真正冲破折叠的人很少,这是非常残酷的局面,这也说明了我们对于自身的提升和学习改造是极端重要的。

一家企业靠什么?靠创新,靠团队,靠有很多可知的同类项,也有很多未知的不确定,所以重要的是对未知的不确定的把握。很难一概而论说一个企业、一个国家冲破折叠的原因。

吴婷:具体来说,历史上有哪些国家是冲破了折叠?当时是在什么样的阶段冲破的?

管清友:比如说韩国,还有中国台湾地区,都是冲过去了。

就中国现在所处的阶段,应该去学习这些国家、地区的先进经验。这些国家、地区在遇到折叠的时候,有点儿像企业面临瓶颈的时候,比如说汽车行业现在面临28年以来的负增长。这个时候,冲破折叠就是非常重要的关键词。

现在不是我们探讨理论的问题,而是从企业角度来讲,从投资人、未来再来看今天的话,大部分企业都需要冲破折叠。但历史中,你会发现冲破折叠的是极少的。

吴婷:在这些历史中,我们是否可以总结出一些规律,比如哪些状况是可能冲破的?而哪些可能冲不破?

管清友:我们总结了几个。第一个是从横向的扩张到纵向。这种模式现在看是模糊的,有很多互联网平台现在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,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估值就会缩水。第二个是从大孤岛到小孤岛。我觉得企业并不是是否想做大,而是做不大。日本的很多学者和政治家说企业有工2850匠精神,大家做不大,这对中国来讲有两点启示:如果做不大,就做小而美的企业;如果能够做大,就尽量做大。所以,能冲破折叠的状态是从横向扩张到纵向,从大到小而美。

中国未来会发生像日本这样的变化,从过去大企业到未来细分领域的冠军,这和我们的经济增长速度下滑和周期比较长有关系。

吴婷:您认为自己的观点是偏于悲观的吗?除了以上这些,作为一名学者,您还有什么担忧的?还有什么建议给投资人?

管清友:其实经济学家不太受欢迎,因为经济学家比较悲观。但经济学家的天职就是悲观,而企业家要永远乐观,要在经济波动下去抓住机会

如果有所担忧的话,从研究者的角度来讲,短期的担忧是一二级市场的估值倒挂。我曾经在几个场合上讲过这个问题。随着注册制的推出,中国IPO的特征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估值会慢慢的向国际水平看齐。而在二级市场上,这个时候经济周期进入下行阶段,估值倒挂,这对估值的泡沫形成了倒逼的作用。这会对今天在场的创业者和投资机构、大学、商学院等都会有所影响。

我想提醒我们的投资人,中国真正要改变投资方式、投资策略的阶段到了,我们要通过价值投资去享受企业内生增长的红利

相关阅读